旗下欄目: 快訊 故事 圖文 文學 產品資訊 工地印象 綜合報道

中国福彩网站 > 一線快報 > 圖文 >

中国福彩网辽宁:《鐵道兵記憶》背后的鐵道兵戰友之情
2019-11-04 10:14:11   來源: 建設發展網   評論:0

查看原圖

\

《鐵道兵記憶》背后的鐵道兵戰友之情

建設發展網通訊員  鄭建軍

  張鎖龍,江蘇省常州人,1952年11月從戎鐵道兵;

  許鈞華,浙江省嘉興人,1962年8月應征鐵道兵;

  鄭建軍,河北省容城人,1981年10月參軍鐵道兵。

  雖然三個不同地域、不同年代的人,卻因為服役于同一兵種,在離開部隊幾十年后,仍然成為有別于一般戰友的交心朋友。這也有賴于鐵道兵兵種消失后,浙江的幾位老戰友創辦的《鐵道兵記憶》小報啊。

  《鐵道兵記憶》是浙江省鐵道兵文化聯誼會辦的戰友報,雖然幾經波折,幾度改名,但這也恰恰映射出鐵道兵那不屈不撓的精神,順應了廣大鐵道兵戰友的心聲。小報的前身為《聯誼信息》、《中鐵浙江》,原是由浙江省戰友會的周岷山、吳大中、孫以誠等幾位老兵在1998年辦起來的。他們認為,鐵道兵雖然被撤銷了,但鐵道兵精神還在,鐵道兵的魂還在,鐵道兵的戰友們還在,于是,戰友報應運而生,迅速得到全國各地鐵道兵戰友的廣泛認可。后由于種種原因,一度???,很多戰友感到了內心的失落。恰在此時,關注報紙成長的中華社會文化發展基金會鐵道兵文化公益基金主任張楚然找到了浙江省戰友會,說:能否把報紙的再辦起來?于是,改名為《鐵道兵記憶》的戰友報終于再度出刊。

  我們三位戰友本不相識,就是因為有了戰友報,才逐步相識到相知。

  那還是2011年11月29日,《聯誼信息》“雁蕩山杯”優秀通訊員會議在溫州召開,兩位老兵都是一等獎獲得者,而我作為寫作愛好者接受邀請也參加了會議。就是在這次會議上,兩位來自于36團和2師醫院的老兵相識了,我卻只有在臺下仰視的份。之后,我努力寫稿,陸續在戰友報紙上漸露頭角并被聘為通訊員,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

  歲月如隙,一晃又是多年過去了。在此期間,我逐步與許鈞華建立聯系,雖然不曾相聚,但已成為了無話不談的朋友,戰友之情在我們共同的合作下已深深扎根,我還義務客串著報紙的校對。

  9月下旬,老許就多次和我聯系,說要前來江陰拜訪我,并順路看望常州的張鎖龍政委。但由于一直無法定下三人都方便的日子,故遲遲未能成行??鑾?,老許擔任戰友報的執行編輯,肩負報紙編輯的具體工作,從組稿、選稿、改稿、編輯、定稿、排版、??鋇?,出報過程異常繁雜。我以前先后在四川的成蒲和成昆、尼日利亞的拉伊、云南的大臨鐵路項目工作,兩人相距甚遠,無法見面。我現在江陰參加南沿江城際高鐵的建設,離浙江不遠。聽說老許是專程前來拜訪,實在受寵若驚。

  10月下旬,老許終于確定成行。他是一個認真細心的戰友,所到之處都要先行了解當地的環境,查閱地圖,確定餐飲館舍,做到有備無患。因為我們項目部還有7位老鐵道兵尚未退休,指揮長李躍林就是來自于9團的戰友。有朋自遠方來,何況還是比我年長的老戰友,焉能讓戰友自費?吃住自然由我負責嘛。我計劃請幾位老兵作陪一下,待跟李指揮長匯報后,老李很爽快地說:就在項目部食堂吃飯,老戰友都在。就這樣接待了遠方來的老戰友!

\

\

  29日下午四點多,我終于接上了這位心中敬佩的老兵。老兵卻忍不住說想去現代化的建筑工地看看:多少年都沒有看到過現場了啊??純詞奔洳輝?,我專門陪他來到了中鐵十二局集團南沿江城際鐵路江陰制梁場看了看。“弘揚鐵軍精神鑄造精品展吳越大地美景,秉承魯班風骨建好高鐵為沿江經濟加速”的“中鐵十二局集團歡迎你”對聯讓人眼前一亮,大門大氣恢弘,飛檐斗拱??砝納〉?、標準的鋼筋加工車間、現代化的設備……讓這位老兵不斷嘆服:不愧是鐵道兵轉過來的中國央企,都是一流的管理和發展,我看了感到很欣慰。晚餐上,李指揮長不斷給老許夾菜盛湯,熱情地招呼著老前輩。

\

  第二天,工程例會后,我陪老許一路西行前往常州,專程拜訪這位“兩抗”老兵——張鎖龍。

  車行常州,根據導航的提示,我們很快到達張政委家附近的紅梅公園。紅梅公園也叫紅梅園,位于常州市東北面,因園內的著名古建筑——紅梅閣而得名,是常州市內最大的一個綜合性公園。公園分三區八景。公園的南部是文物古跡區,有紅梅閣文筆塔;公園的西北部是娛樂活動區,有運動場、春暉茶室、青少年活動場所、游艇、聽松樓和舞廳;公園的東部是科普教育區,有盆景園、月季園和屠一道根藝藏珍館等。紅梅公園有八景:紅梅春曉、古剎鐘聲、曲池風荷、青巒倒影、鳳橋花徑、翠薇秋霞、孤山雪松、文筆夕照。紅梅閣,始建于唐朝,現存建筑為清代重建,文筆塔建于南朝齊梁年間,是常州現存最古老的建筑之一,塔頂有一只重達1500公斤的銅葫蘆。中共早期領導人瞿秋白和廣州起義領導人之一的張太雷,早年就經常到紅梅閣攻讀嬉戲。

\

\

  經電話聯系,得知張政委已在公園的東門等候,而我們到了公園南門。放下電話,老許說:張政委他在東門,走過來要5分鐘。不一會一位精神飽滿、滿頭白發、腳步穩健的老者急匆匆走來,我一眼就認出是張政委,急忙走上前去伸出手……老張也興奮地與我握手:你是鄭建軍。隨即張政委也與老許握手,兩人拉著手站立在文筆塔前,老張說:先讓小鄭給我倆照個相。

\

\

\

  我們漫步在公園的小路上,岸邊上,曲徑通幽;池塘里,游艇怡然。老戰友久別重逢,無暇欣賞醉人的美景,有著說不完的話語。三人坐在茶社里品茗聊天,一起回憶著部隊時期各自的經歷。老張說:似乎抗美援朝的硝煙現在還在我的眼前……老許說:不是因為在成昆鐵路上的隧道塌方讓我的腰受了傷,豈止只當五年兵啊,就是這五年,給我留下了永遠不滅的鐵道兵記憶。兩位老戰友一會拉著手竊竊私語,一會又撒開手爽朗地笑出聲來。我邊喝著茶,邊靜靜地欣賞著猶如一對兒童的“天真”表現,不由得陷入了深思。假如時間能夠倒轉,再回到三十年、五十年前,該有多好啊……

\

  老張說:《鐵道兵記憶》報辦得好,弘揚了鐵道兵文化,弘揚了鐵道兵的精神,弘揚了鐵道兵的正能量,講述了鐵道兵的故事。他建議:在不斷挖掘鐵道兵文化底蘊和歷史的同時,可以加強對一些細節的報道。如我寫的有關越南搶修宋化大橋的文章,反映了戰友們冒著敵機的掃射,不畏犧牲,頑強搶修,卻忽視了大橋的搶修預案制訂——是誰制訂的?有幾套預案?宋化大橋的搶修預案就是6團2營的技術員金炳元戰友制訂的,他現在就住在蘇州,但身體不太好,去年我們“兩抗”老兵相聚蘇州洞庭西山,他因身體原因未能參加,我想盡快抽出時間去探望、采訪他;他今年88歲了,我怕來不及呀。說著,老張的情緒明顯低落了下來。

\

\

\

  時間往往在不知不覺間溜走了。三個小時的敘談,他倆依然還有說不完的話語。眼看午餐時間到了,我們依依不舍的起坐離開。

  相聚終究是短暫的。老張極力挽留老許再住幾天,好好品味一下常州的歷史。老許說:我回去還要趕緊編12月號的稿子啊。他還說:鐵道兵文化要發揚,鐵道兵精神要弘揚,《鐵道兵記憶》需要你們的支持。

  在通往紅梅公園出口的小路上,我看著兩位老兵的背影,似乎更能體會出鐵道兵精神在他們身上的彰顯——鐵道兵的文化源遠流長,底蘊異常豐富,需要戰友們來不斷地挖掘和弘揚??!

\

  午餐后相攜相送,我們來到常州火車站。老許要乘高鐵回浙江嘉興,老張堅持陪同進站。我只好告辭坐車回到工地。

\

\

  在本文即將完稿時,張鎖龍在微信上又發來消息:“鐵道兵六團是我們二師的英雄團隊,有很多事??梢孕吹?,值得繼承和發揚。采訪金炳元戰友是我的想完成的一個心愿。去年春天,我們抗美援朝的戰友聚會在蘇州西山,他因健康未能到會,他的事跡未能寫進《兩抗老兵聚會蘇州》一文,所以我一直想專訪金炳元戰友,希望您能有時間陪我一起去采訪他。”

  老兵不老,祝愿老兵能早日完成采訪金炳元戰友的心愿。

\

\

中国福彩网站 | 熱點資訊 | 行業縱橫 | 一線快報 | 招標采購 | 企業產品 | 知識技能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業務公示

Copyright © 2017 建設發展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7034247號-1